• 视频
  • 文章
  • 专题
  • 演员
观看记录 清空
用户登录 关闭
账号
密码

守着家里公司千亿资产,富二代姚安娜却非要出道做女团?

2021-01-15 01:20:23 影视资讯 996阅读

守着家里公司千亿资产,富二代姚安娜却非要出道做女团

文丨照川 图丨来源于网络

华为小公主姚安娜去年12月21日首次开通微博,这才十来天,在微博就有了10万粉丝。

其实在她开通微博当天,就收获了4万多粉丝,这号召力真不是一般小爱豆可比。

最新的一条微博,是她新年那天穿着红色卫衣的六连拍:

虽然自拍妆容很网红,但姚安娜毕竟是货真价实的富家千金,开微博的画风,当然也与众人不同。

评论区还有人借此机会向她的老父任总拜年:

开通微博只是姚安娜增加曝光率的一小步,实际上,她要参加2021年女团选秀的消息,已经被传得满天飞。

关键证据有两条,一个是姚安娜与何超欣(赌王小女儿)、袁千惠(三胞集团董事长袁亚非之女,又名袁九儿)组成所谓的“千亿女团”,在聚会上大跳女团舞。

另一个是姚安娜签约了经纪公司天浩盛世。

天浩盛世是被黄子韬父亲收购的公司,陈凯歌的妻子陈红在里面也有股份,儿子陈飞宇的经纪约也签在天浩盛世。

姚安娜一向与陈飞宇的哥哥陈雨昂私交不错,常聚会凑在一起,甚至任正非、姚凌都和他们有同框照,她签约到陈家参股的公司也在情理之中。

这张照片里不仅有姚安娜一家三口,还有和她跳女团舞的何超欣和袁九儿。

何超欣和姚安娜是何猷君介绍认识的,据说赌王四太还一度希望姚安娜能做她家媳妇。袁九儿家的三胞集团,据说总资产可达1200亿港元。

姚安娜与何超欣、袁九儿三人号称“北美留学名媛铁三角”,与同在北美留学,就读于美国沃顿商学院的陈凯歌长子陈雨昂,也因此混到同一个圈子。

(右一黑衣为陈雨昂)

姚安娜还穿同一套衣服(服装本就是复刻创造营的演出服),跳了今年腾讯创造营的主题曲《你最最最重要》,发在抖音上。

不过这段舞蹈却被不少人吐槽,作为女团业务水平不精,跳得像高校的文艺汇演。

不仅身材对于女团偶像来说不达标,还有点自降身价的意思,毕竟女团选秀,吃的是青春饭,走的是可复制路线。

不留余地的被世人评头论足,可能就是这位原本端庄大气的企业家女儿,想要当女团接地气的代价。

2018年姚安娜参加巴黎名媛舞会,是她作为“中国电信大王”(当时舞会国外媒体的宣传语)的小女儿第一次向世人亮相。姚安娜和另外两位名媛还作为众星捧月的角色,为舞会第一阶段开场。

那时她的推广思路,完全是按照高端路线来的。在当时的采访中,姚安娜带着记者参观了名媛们的高定礼服和放置舞会珠宝的房间。

她拿起一件设计繁复的粉色大拖尾礼服裙,说自己很喜欢这件,然而却很遗憾和自己的风格不符,最终穿的是J mendel设计的简洁风金色裙子。

每年只有20人够资格接到邀请的巴黎名媛舞会,请的都是真正的王子公主。

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想参加还被拒绝了,因为家族声誉不够格,由此可见姚安娜被世界认同的出场规格。

姚安娜同父亲任正非、母亲姚凌,一家三口照片刊登在《巴黎竞赛画报》上,当时她和共舞的是比利时王子。

再看姚安娜的教育履历:小学就读于英国牛津学院,初高中都在上海中学国际部,大学是在哈佛上的,专业是电脑工程与统计数据。

除了学习计算机,她还去了Brainco实习,这是一家给残疾人提供智能假肢的公司,这家公司实习,也和家底儿丰厚的上流社会倾向慈善事业的心态相合。

总之,妥妥的名媛履历。

虽然拥有着优越的家世背景和经济条件,姚安娜也一直都保持着谦卑和危机感。

她一直被外界称为学霸、名媛、小公主,但却在采访中多次说,觉得自己其实并不比身边的人更优秀,需要再加努力。

这种谦虚姿态真的蛮拉好感。

比起金融或者管理,能登上富人排行榜的真正老钱们,更喜欢培养子女向艺术体育等领域发展。

学了10年芭蕾的姚安娜,在这一点上也完全贴合名媛标准。

她最近给时尚芭莎拍摄硬照也突出了这一点,刻画穿着芭蕾舞鞋的姚安娜,本身才艺与大牌杂志结合,姚安娜的芭蕾技能似乎又有了新的打开方式。

其实姚安娜早就明确表示自己不会在华为工作,她更趋向于时尚行业和娱乐圈。

这也让人挺想不通的:多少普通女孩,拼单都要“扮名媛”;家世不俗、学历拔尖的真·名媛,却要下凡搞女团、当网红?

如果单单说姚安娜一个不具有代表性的话,同样走了网红路线的,还有苹果创始人乔布斯的小女儿:伊芙·乔布斯。

姚安娜是1998年出生,和也是1998年出生的伊芙一样,今年都是23岁。

她在ins上发布了给某小众彩妆品牌打的广告,海报上是她的泡泡浴缸照。

伊芙·乔布斯全身几乎赤裸,头发湿漉漉的样子,让人无法与传统印象中的“名媛”身份联系在一起。

虽然这是她“出道”以来的第一个模特儿工作,但她平时发布的照片,也颇具网红风。

实际上,前些年伊芙在媒体前的样子,还是极端正的世家女儿,受教育履历也与姚安娜水准相似。

伊芙现在斯坦福大学读大三,当年高中毕业时,她收到了斯坦福和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两所大学的通知书,学霸无疑。

姚安娜擅长芭蕾,而伊芙懂得马术,在全球25岁以下国际马术运动员中,伊芙排在前五,还一度想以世界级的水平,准备参加奥运会。

姚安娜喜欢和真正有家族实力的女孩进行对等实力的同阶层社交。伊芙也一样,和同是斯坦福校友的詹妮弗·盖茨(比尔盖茨的女儿)打得火热。

小公主们当然是幸运儿,比起体会过苦日子的哥哥姐姐们,她们一出生就含着金汤匙:一切物质条件都奠定好了,从来没有跟着父母吃过苦。

在外一副霸道总裁模样的父亲,却对家里的小女儿足够溺爱。

向来低调的任正非,肯为了女儿的社会初印象上国外杂志拍照。即便是这样,任正非依然在采访中说对二女儿陪伴不够,觉得很亏欠她。

工作狂乔布斯,也常常在忙碌中带着女儿,挤出时间来带女儿融入自己的生活。

一旦乔布斯工作太忙忘记了她,这位骄纵惯了的小女儿就会给父亲的秘书打电话,确保“陪自己玩”这一项已经被安排进了父亲的日程中。

但没有吃过物质缺乏的苦头,并不代表这些顶着“小公主”帽子的女孩们生活里就充满蜜糖。

她们面临着另外一种限制,来自于母亲的严格教育理念,让她们并不像外界想象的那样肆意妄为。

姚安娜从小被姚凌严格管束,每周一定要练够15个小时的舞蹈,跳完舞还要接着写作业,经常写到半夜一点多才能上床。

伊芙的母亲劳伦鲍威尔,同样也是乔布斯的第二任妻子。

劳伦·鲍威尔从小因为家庭条件不好,吃了不少的苦,所以对伊芙的学业抓得极紧。

不仅限制女儿使用电子产品,请了无数的家庭教师补课,还为了带着她找到了马术大师到另一个城市学习。来回接送孩子风雨无阻,鸡娃程度和普通家庭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十分严厉的母亲,把小公主们的童年搞得紧张兮兮。以致于她们成年之后,急迫想要放飞自我,去广阔天地中闪亮登场,也属于可理解范畴。

姚安娜有个早已成为父亲骄傲的姐姐孟晚舟,一步一个脚印地接棒了父亲的事业。虽然如今仍无法回国,但其威信和能力依旧与日俱增。

创业已经由父辈完成,守业的大任也有“大家姐”继承,家族产业、开疆拓土之类的事,都不需这个小女儿来费心,加之没有生计负担,她做任何决定,出发点可以简单到:只要自己喜欢就好。

伊芙·乔布斯面临的,却是另外一种困境:

乔布斯曾经透露过,虽然自己和妻子拥有百亿美元的资产,但这些资产最终都会无偿捐献给慈善事业,就代表着女儿无法靠家族财富一生富贵。

所以哪怕是苹果创始人家里最疼爱的小女儿,伊芙到了成年自立的年纪,也不得不要考虑一下自己的独立经济来源。

于是门槛又低、资本控场力又强的娱乐圈,成了最快捷的路线。

其实娱乐圈富二代扎堆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,尤其是接近00后一代的小爱豆们,家境优越者比比皆是。

和姚安娜一样,经纪约同属天浩盛世的陈飞宇,有名导之子的身份加持,总能拿到别人望而不及的资源。陈导拍摄电影《尘埃里开花》,也成了儿子陈飞宇的又一部荧幕新作。

明日之子亚军出道的马伯骞,父亲马清运是国际著名设计师,外公李安格曾担任建国后第一任中国女排教练,家里的豪宅也被当做第七季《摩登家庭》的取景地。

去年《青春有你2》爆红的“小作精”虞书欣,出场造型手拎一个包包20万。

用父辈创造的财富做燃料,助推新一代的梦想马车超速前行,资本捧二代的现象,早已让人见怪不怪。

背后有强大资本实力支撑,无论是装备打扮还是宣发推广,她们显然都有更大优势。金钱转化为热度,流量再带来更大的利益,恐怕是比实体经济利润率更大,更划算的生意。

一方面能满足没经历过困窘的千金们追逐梦想,舞台闪耀的虚荣心,另一方面又符合投入产出的经济规律,于是想要进圈里分一杯羹的企业家二代们,自然越来越多。

也难怪网友预测说,对于姚安娜的女团选秀,“用资本捧个C位出道也不过分。”

她们本来就出生在罗马,所以有底气不计试错成本,可以纯粹依着自己喜好做事。如果最终真能在娱乐圈有所作为,也算额外收获,如果只是玩玩票,实现享受过程的快乐目的也未为不可。

她们从一开始走的就不是打工人路线,更没有麻雀变凤凰的期待。

有家族兜底、为自己的梦想买单,即使逐梦失败、没成为明星,经过足够的曝光,也足以成为“名流”。而这个身份,同样是上层社交圈里的硬通货。

没吃过钱的亏,不需要被社会毒打的人,大概才能这么任性。

发表评论

猜你喜欢

RSS订阅  -  百度蜘蛛  -  谷歌爬虫  -  网站地图

© 2021 www.lebo.la Theme by LeBo